故事

年轻就可以犯贱?就可以做第三者吗?22

字号+作者:逸云书院 来源:逸云书院 2016-01-04 13:46 我要评论() 收藏成功收藏本文

先说一句,到我主页能看到连续的内容,有的更新头条不亚博,会有同学接不上,我会尽量更新的时候带上一些上面的内容,但是不能篇篇这样,所以我的建议是订阅这个号'...

先说一句,到我主页能看到连续的内容,有的更新头条不亚博,会有同学接不上,我会尽量更新的时候带上一些上面的内容,但是不能篇篇这样,所以我的建议是订阅这个号,方便看,不想订阅没事儿到主页自己翻也ok。

开始更新:

灰黑的天,渐渐压了下来,天昏地暗的铺满了整个房里。我侧躺在床上,眼睁睁的瞪着门口。门外,仿佛有极小的响动。我趿着拖鞋,迅捷的开灯,一路跑到客厅。

客厅里除了我,什么也没有。

电话却恰恰响了,接过一听,是秦子龙。他说:“你家门铃坏了。”我挂上电话,开了门。他站在门外,眉头微锁,笑了笑,手上提着几个快餐盒。他说:“我想你没吃东西,所以顺便过来瞧瞧你。”

我侧身,他走进屋里,左右一看,语气失望:“他还没回来吗?”我关上门,只是失落。他从厨房拿出磁盘,将快餐盒里的东西小心翼翼倒了出来。

蒜蓉虾,白切鸡,还有一份汤。

我胃里突然翻滚,一股股的酸气直往喉咙处涌。我捂住嘴,摇头:“我不想吃这些。”他又从衣袋里掏出一盒话梅递给我,浅笑:“这个应该吃了吧。”

我接过,拾了一颗慢慢的放入嘴里,连舌头都酸的发涩,可是心里却格外舒坦。酸气顺着喉咙往下咽,落到心里,渐渐变成黄连,苦的我只是难过。

他坐到沙发上,将双手箍在脑后,依旧目光灼灼的看着我,问:“一个人习惯吗?”我亦坐到沙发上,将两腿盘在身下,只是不出声。

怎么会习惯,睁开眼,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,心里惶恐。怕突然来了小偷,怕遇到上次那伙打劫的。

无时无刻都在害怕,都在惶恐。

以前,总有个人在黑夜里搂住我,搂得死紧。而我,亦是睡得极熟,仿佛天压下来都不怕,因为我的男人会顶着。

可是现在,我要单手撑起一片天。

我笑了笑,声音低低:“很好。”

他看着我,眼里复杂莫名,仿佛千万的思绪都凝在那双眼里。我直视他,只是重复:“真的很好。”

他怔忡的盯着我,只是沉默。

我忽然想流泪,仿佛不习惯这样的眼神,这种眼神像刀,直刺进我心底,掀起惊天大浪。我低下头,潜意识想要躲避。

两人都僵持着不再开口。他过了好会,才慢慢说:“那就好。”他突然将房产证递给我,“这上面只有你的名字,以后……”他顿了顿,又缓缓道:“再也不怕把家丢了。”

红红的本子,仿佛一团火,从手心一路风风火火的烧到了心窝。我手在发抖,可能是冷,可能是怕,他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。我猛地将本子扔回给他,直摇头:“我不能要。”

我起身,语气略带仓惶:“我想睡觉。”他如被雷击,一弹而起,猛地就抱住我,动作虽轻,手臂却像钢铁一样。他声音沉沉:“让我照顾你。”

我摇头,无力的掰着他的手臂,语气更急:“我想睡觉。”

他固执的重复:“让我照顾你。”

我心下大乱,双手抵住他胸膛:“我要睡觉。”他将嘴直往我脸上凑,气息灼人的喷到我面上。他声音低哑:“让我照顾你。”

我将头一偏,不敢看他。他轻轻搂住我,呼吸滚烫滚烫,唇试探性的朝我接近。我头慢慢向后移,他就步步逼进,直让我无路可逃。

他轻轻在我唇上一吻,如同蜻蜓点水,浅尝即止。他说:“这就足够,让我照顾你一辈子。”

只是一个吻?原来我的吻这样值钱。

他忽然微微一笑,笑的有些凄凉:“我一直都是一个顶霸道的人,可是对你,什么法子也没用。”

我手心里密密麻麻全是冷汗,一点一滴慢慢渗出。我突然用力推开他,他猝不及防,一下倒在沙发上。他吃惊的睁大眼,一瞬又恢复从容之色,轻轻道:“对不起。”

我极力压抑心中的颤抖,面无表情:“别以为我会跟你在一起。”

他失声一笑,自嘲道:“我从来都不敢奢望。”

我冷笑:“你们男人,追女人的时候,多少甜言蜜语都可以说出口,可是一旦得到,女人只是脚底泥。”

他起身,一脸冷寂,声音更是沉沉:“别把我和他混为一谈。”我更是冷冷道:“你们都是一样。”

他来了脾气:“你不可理喻。”

我瞪着他,“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。”他气冲冲的起身,转身就走。我终于松了口气,纵使伤他非我所愿,可是,我没有办法。他太好,我配不上他!谁知道,他刚到门口,又转过头,说:“怀孕的人心情不好,我能理解。所以,你冲我几句是应该的。”

我睁大眼,死死盯着他,刚想开口。他又抢先道:“你想骂人的话,给我打电话。随传随到。”

他微微一笑,出去时,替我顺手关上门。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,简直就是个疯子。随叫随到?!我才管得理他!

第二天很大早,就被人吵醒。刚惺松睁开眼打开房门,就看到客厅里被人弄得乱七八糟。很多工人来来回回,忙来忙去的在搬家具,新的家具更是络绎不绝从外面搬进来。

秦子龙更是一脸悠闲的站在睡房门口,双手交抱。我拍了拍他的臂膀,他见我醒了,仿佛吃了一惊:“吵醒你了?”

我呵欠连连:“在干嘛?”

他说:“换家具。”这样理所当然的口气,仿佛在他自己家。不对,这房子是他替我买回来的,也算是他家。

我攒着眉头,“别玩了好不好?”

“那些家具旧了,我替你换了些新的,确定无毒。”

“旧的会有毒?”

“不知道,反正这些是安全的。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”

“你到底想干嘛。”我直直的瞪着他,语气颇为无奈。他耸了耸肩,双手一摊:“就这样。”这个不可理喻的男人,我懒得理他,直接关上房门,反锁。

其实他讲的对,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。

只是旧的,根本没这样轻易能舍弃。

床柜上的手机响了,我拿起,一看,浑身都在哆嗦。老公的号码我已经删掉了,可是这个伴了我十年的号码,已经印在脑海里,只是无法删除的孽障。

我接过,语气冷如寒冬的霜雪:“我要离婚。”

电话那头的他,明显的怔了下,失声叫道:“老婆。”原来,心早就死了。这刻的我,只有平静,心里再也不会这两个字掀起任何涟漪。我冷静道:“我们离婚吧。”

我心里竟然有前未有过的释然,是因为伤的太深了吗?

他支支吾吾,仿佛有难言之隐:“老婆,听我解释,好不好?”

“不必了。”我语气平静的让自己都心生疑惑,仿佛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。我慢慢道:“今天会在民政局等你,你有难言之隐,我也不再想听。”

他问我:“你是不是知道了房子的事?”

我冷笑:“范俊科先生,你的事,与我无关。房子秦子龙已经替我买回来了。”他急了:“我卖了房子,也只是想给你买套新的。”他停了停,语气更是急迫:“最近发生了很多事,让我一件件解释给你听。”

“何必呢。”心死了,他却想死灰复燃,可是,可能吗?伤我最深的是他,害我几乎流产的也是他。现在,是再也回不去了。

“我们从前都了解对方,怎么这一次,你就不信我是有苦衷。”

“我一直都知道你有苦衷。”我语气依然平静无波,手却在发抖,可能是冷。这样的天气,真的冷,外面的天空阴沉的仿佛要掉下来,北风一刮,更是刺骨。“可是现在,我真的不在意了,不管你有什么天大的苦衷,这一次,我是真的不想再原谅你。”

他说:“老婆,你听我讲……”

“你先听我讲。”我猛的打断他,“我不想再听你讲任何话,现在,只是想告诉你,我不爱你了,我真的……”我眼里突然涌出泪,最终还是语气平静的接尾:“真的不爱你了。”

他还想狡辩:“老婆,是因为小雅……”

我扑通挂了电话,睁大眼,极力的忍住泪。秦子龙突然在门外叫道:“叶子,想吃点什么?”我起身,打开房门,微微一笑,“你做给我吃。”

他怔住,随即回过神来,仿佛不可思议:“你说什么?”

我脸上堆笑,一字字重复:“你做给我吃。”

他眉头微挑,目光热烈的盯着我,仿佛想将我看穿:“确定要我做给你吃?”我吸了口气,微笑点头:“对。”

他抿了抿嘴,眼里含笑,那笑仿佛无数火星子,直飞溅到人身上。让人看着,忍不住精神恍惚。他用手在我面前挥了几下,小心翼翼问:“怎么了?”

我回过神来,极力的笑:“没什么。”

他说:“那我去做给你吃。”

我声音低了低:“谢谢。”

他微笑:“不用谢,从今天开始,我不想看你再痛苦,再难过。因为你痛苦,因为你难过,所以我才下定决心,要追你。”

这样赤裸裸的告白让我心绪更加恍惚,盯睁睁的看着他,目光却仿佛飘游去了远处。他突然抱住我,郑声道:“从今往后,我不许你再痛苦。”

结婚那晚,红被子,红枕套,连床单都是红的。门外宾客的喧闹依然在持续,鞭炮亦是时时响起。四处灯光红黯,幽幽照在人脸上,仿佛辗进了无数细细的金子,在闪闪发光。照着老公的双眼,也是光彩灼灼,比金子还要炫亮。

他将我搂在怀里,轻声呢喃:“从今往后,我不会让你痛苦。”

不同的男人,同样的台词。

这世界,真真可笑。

原来不同男人的嘴,可以吐出同类台词,几乎是一字不差。熟悉的就像他们整天在背的对白。不知道真情抑或假意。

可能,只是对白。

无关乎真情假意。

订阅此号可查看上下文,vx关注“深夜秘姐”回复000看下文

年轻就可以犯贱?就可以做第三者吗?22

1.太平洋资讯网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太平洋资讯网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"来源:太平洋资讯网"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《太平洋资讯网》或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太平洋资讯网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相关文章
网友点评